相关文章

不少老牌婚纱影楼被“拍在沙滩上”(图)

来源网址:

  租金太高,闹市影楼接连关门

  大门紧闭,只有一条写有“旺铺招租”的条幅,招牌已经拆掉,里面空荡荡的。这是一家位于寿春路上的婚纱影楼。据旁边一家婚庆公司负责人王女士介绍,这里原来是一家名叫“金色爱堡”的婚纱店,今年年初就关门了。“只开了不到两个月。”而在这之前,这家门店已经换了好几家婚纱店了,更早之前是“天然”婚纱旗下的“维纳斯”婚纱摄影店。

  闹市区的影楼关门,这并非第一家。新安晚报记者走访了解到,此前淮河路商业街区附近有不少家婚纱影楼,但其中不少都因为高租金的压力而选择关门歇业。

  生存艰难,中端影楼逐步消失

  “2006年的时候我开婚庆店的时候,这条街上不超过二三十家婚纱店,现在起码都快100家了。”王女士说,真正老牌有影响力的也就二三十家,但是很多门外汉却当这是块肥肉,都想尝一口,导致整个行业良莠不齐,竞争却越来越激烈。

  事实上,婚纱影楼的利润空间正在被逐步拉低。安徽省婚庆行业协会秘书长潘杨杨告诉记者,婚纱影楼暴利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以前净利润在40%,现在20%都不到了。”潘杨杨说,现在个人婚纱摄影都送底片,服务也比较好,抬高了影楼的成本。在这场洗牌中,最先“牺牲”的阵营是中端影楼。大店有品牌,中端“影楼成本较高,在价格上又拼不过摄影工作室,都快被淘汰光了。”

  异军突起,摄影工作室迎春天

  相比较婚纱店的拍摄讲究,新出现的摄影工作室则更显轻松活泼。记者以拍写真的名义走访了步行街上的几家摄影工作室,这些店大多拍摄风格多变,价格也较优惠。

  据了解,摄影工作室一般都开在写字楼或者居民小区里,成本较低,因此价格方面有很大优势。而近几年合肥本地的消费者们的观念也由找门店而逐渐变成了找网购,这也降低了摄影工作室的营销成本。网络,尤其是微博微信等自媒体成为摄影工作室风生水起的关键营销渠道。

  潘杨杨分析,现在合肥婚纱摄影市场的分层已经逐渐清晰:高端婚纱影楼和新派摄影工作室差异性定位。由于合肥现在不少摄影基地也是开放的,未来合肥的个人摄影工作室可能会更多。而且,还会有一些转型的婚纱摄影店在社区里找到新的生存土壤。

  姚远 本报记者 陈丽卿/文 马杨/图寿春路上一家婚纱店正在“旺铺招租”。